广州EXACT_DICT 万博app_万博真人app在哪里下载_nba直播万博体育app价格分享组

【昨夜50多万人在看这篇文章】一根鱼刺,差点要了他的命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烟台日报传媒集团 微信号:ytdaily

烟台日报传媒集团,烟台第一媒体影响力!

92%的玩微信的烟台人都关注了「烟台日报传媒集团」,您还等什么?刚出锅的热乎乎的烟台本地新闻,还有最温暖的贴心服务,欢迎随时调戏报团儿哦!


昨晚,网友@林沛满推出的一篇长微博引发了众人的疯狂转载与阅读。


▼一夜间50万+的阅读量




▼他到底洋洋洒洒写了啥?晨报君给简单翻译了下~


话说,事情是这样的~


前天晚上,小林一不小心吞了根鱼刺,于是,他一路强忍着痛苦,从家附近的耳鼻喉医院,跑到地段医院,又去了杨思医院,最后打车跑到了仁济医院,终于找到了有夜间急诊的地。


一到那,挂号护士和急诊大夫全都如临大敌,立刻把胸外科医生召来会诊,把消化科医生从家里拖来做手术……还让小林通知家属过来签字……


这是要赴“刑场”的节奏啊!




可怜的消化科医生估计那时正美美地斜躺在床上啃薯片看电视吧,1个半小时后,才赶到了医院……(据说,路实在太远……)


接下来,通过做胃镜,小林吞下的那根鱼刺被照得清清楚楚,按理,可以开始手术了,取出鱼刺了,但是一大帮医生又开始纠结了:不拔不行,拔了大出血谁负责?



最后,一位胸外科的男医生非常有担当,拍着胸脯说:“大出血了我来负责,现在就去准备好抢救室,大不了开胸。”(矮丫妈呀,必须得给这位大夫磕头跪谢啊!)


好吧,说到这,高潮来了!(对不起,我来晚了……)



鱼刺突然没了!!!



任凭医生扫荡式的胃镜,任凭小林撕心裂肺的痉挛,鱼刺就是不现身,去哪儿了呢~


于是,在2次胃镜后,小林又做了第二次CT,这才发现,鱼刺好好地躺在他胃里呢。


然后,小林被发配到了堆满危急病人的住院部,看尽了各种呻吟、哭喊,甚至死亡……




一夜惊心动魄的折腾,5瓶吊水下去后,这根鱼刺惹的祸,就这样基本没事了……


医生喊着“可以回家啦”~


回到家后,小林急不可待地就把这一晚的各种跌宕各种纠结恐慌的事给写了下来,发上微博~


谁能想到,一根鱼刺竟然炸出了所有的医生!




那些围着他急救的大夫也纷纷跳出来说,是我,是我,给你会诊,为你跑着跑那的就是我!



好喜欢这样的医患关系,看着真温暖!



感谢当年鱼刺不杀之恩的网友们也都来了


@芝木匠:

感觉医务人员都好尽责敬业。说过度检查的人,你以为人家医生愿意下班后又花一个半小时回医院帮你取根鱼刺出来?


@失控的胖子v_v:

瞬间觉得自己福大命大,回去多吃几条鱼感谢上苍,我吃到鱼刺一般都是自己咳出来,实在出不来就吞下去的啊!!


@七弦决:

吓得我都不敢吃鱼了!!你能想象小时候鱼刺卡喉咙里,我爸是舀一汤匙的汤,然后在汤上画个符念句咒然后让我喝下去的场景吗?后怕。。。。


@请叫我阿绿0626:

看完觉得医生好伟大,人生无常,永远无法预测自己下一秒会发生什么,珍惜每一瞬间,生活中每一件平凡小事都是最宝贵的时光。


@警回千里梦:

几位医生都来认人了,好吧我就是那根鱼刺


@YangLei_HM:

跌宕起伏,吃鱼也是门技术活啊。


@念忘之间HL:

我转了这篇到朋友圈里,小时候被鱼刺卡,老妈就让喝醋,要不就吞白饭,想想真是命大啊,都不知道在鬼门关走了多少回



▼最后,小林的长微博文章在此



  • 一次就医流水账


精神好点了,就来跟大家说说我的遭遇。按照医生的说法,我是从鬼门关上拐个弯回来了。


前天晚饭前,我像往常一样帮孩子挑出鳜鱼中的刺。然而这一次有些大意,没发现一根鱼刺落在我自己的碗里,所以吃了第一口饭就被卡住了。作为混迹科普圈多年的“知道分子”,我当然明白最佳的处理方式是找医生取出来,据说连实习生都可以轻松搞定。我已经五年没有进公立医院看病了,正好去体验一下。那时我心情还很轻松,完全没想到后面会有那么多波折。


小区外就是三级甲等的耳鼻喉医院,我决定走路过去。没想到这家医院没有急诊,下午4点就关门了。是回家还是找下一家医院?犹豫了一会,我又走了几百米到附近的地段医院,这时已经离家挺远了。可是这家医院周末也没有急诊。保安说,取个鱼刺么去杨思医院就行了。这时候我已经觉得很难受,鱼刺似乎正在往深处钻,左胸都开始疼痛了,必须以最快的速度赶到医院去。


最近上海正在打击Uber,所以路上根本找不到车。等了好久之后,终于看到路对面有一辆的士。这时候我已经疼得顾不上什么交通规则了,横穿马路就上车。的士司机本来还想拒载,我说要去急诊的,他倒也很nice地送我过去了。到了杨思医院直奔急诊室,没想到医生看了一眼,眉头紧锁,“赶紧去仁济医院吧,这种情况我们处理不了,尽快!” 我也顾不得多问了,拔腿就走。这时候后背也开始疼痛了,我也意识到问题肯定不简单。


医院外还是没有Uber,也没有的士。我不得不走很远到外面去叫车,顿时产生了一种要死在杨思的感觉。就在这时,路边一辆车里出来个平头小伙,用东北话说,“大哥,要车不?”我立即开门就上啊,管不了这车有多黑了。在那个无助的黑夜,东北黑车救了我一命,还只收了三十块钱。


仁济医院是中国第一家现代医院,连挂号的护士都比别家厉害。一听我描述立即给了个号,说不用排队了直接看急诊医生。那医生也立即放下其它病人,让我去做CT。我猜她一定忘记叫我不用排队了,所以等我排了很久队,做完CT的时候,发现她出来找我了。一见面她就直埋怨,“一个CT怎么做了那么久?你这种情况随时会没命的知不知道?”原来那根鱼刺已经刺破食道,直抵大动脉了,而动脉一破,我就和这个世界说拜拜了。她当即通知了胸外科医生会诊,通知了消化科的医生从家里赶过来做手术……我也通知家属过来签字。这时我基本已经吓尿了,疼痛也愈发强烈,感觉那根鱼刺正在一步一步的往里钻,随时要了我的小命。


等待过程中开始胡思乱想,要真的死了怎么办?儿子以后成长过程中缺乏父爱会不会变娘?我的下一本书稿快写完了,要不要现在发给出版社?越想时间过得越慢,一切手续都搞定了,就在等消化科医生。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据说太远了),她过了一个半小时才到,那时我已经痛得几乎坐不稳了,感觉随时要倒下去。急诊医生也很着急,但她也没有好办法。


人生第一次做胃镜,果然难受,感觉整个人都要痉挛。医生很快就发现那根鱼刺,然而她又停下来不做了,说拔出来可能会大出血。然后又打了很久电话,其中还有conf call,大意就是出了事情落在她头上怎么办。一大群医生被喊到了手术室会诊,因为没有被麻醉,所以对话内容我听得清清楚楚。里面有两个胸外科的,两个消化科的,一个急诊的,还有一两个专业做CT的。急诊的想让消化科的取出鱼刺,消化科的说拔出来可能大出血,做CT的说看不清鱼刺长度无法保证。最后一位胸外科的男医生非常有担当,反复看了CT后说,“大出血了我来负责,现在就去准备好抢救室,大不了开胸。”我差点就从床上跳下来给他点赞了,有我平时做case的风范,一世英名都敢搭上去。


故事的高潮就要出现了。各方讨论停当,已经过去半个小时了,我觉得要是真的刺到了动脉我也差不多要挂了。消化科医生再次给我做胃镜的时候,先前喝的麻药(某种麻痹的东西)已经失效了,我整个身体不停地痉挛啊,消化道也在剧烈的收缩,虽然没有哭但是眼泪直流。这一次做了好久,她说是扫荡式的。后来我听到她用上海话说了一句,“哪能么了?”好像是鱼刺不见了的意思。这也太吓人了吧?不会是跑出食道到了胸腔里了吧?在场那十来个医生都很无语,开门让家属进来,说,“鱼刺么了!”这个语气让我想起了微博上的大咕咕咕鸡,既荒诞又现实。虽然当时心智还很清醒,但实际上我已经被折腾得浑身都在发抖,没吃饭+跑了四家医院+漫长的等待+两次胃镜+心理恐慌,感觉浑身发冷。站在身后准备随时给我急救的护士好像发现了,握住了我的手臂,让我心里觉得有点温暖。


接下来怎么办?急诊医生又接手了。她让我再做一次CT看看鱼刺究竟跑到哪里,然后又安排住院,因为谁也不知道动脉是否被戳穿了,所以只能留院观察。失踪的鱼刺是另外一个大问题,最好的情况是落在胃里,因为胃酸会软化它,但是消化科医生说她接到过结肠被鱼刺戳穿的,所以也不安全;如果落在胸腔,就得开胸取了;要是进入动脉,我就准备去福寿园买个坟地了。还好第二次CT出来,发现是在胃里。我稍微安下心来,有个白头发的老伯想要把我抬去住院部,我还是自己抖着走过去。


一踏进住院部又被吓了一跳。上百号各种病情的危急病人,密密麻麻地躺在简易床上,伸出手就可以摸到隔壁病友。我以前看到过干部病房,比外资医院的病房都好,没想到老百姓的病房是这样的,看起来真的很像难民营(甚至还不如)。躺下来后,护士给了我了5瓶吊针,我看了一下没有中药就让她吊了。没有枕头,也没有被子或垫子,日光灯正对着眼睛,根本不可能入睡。我开始观察旁边的一切,右边过一会就发出痛苦的呻吟,然后翻个身继续睡,他一翻身我的床也跟着摇晃。左边是个吸氧气的老太太,没有动静不知道死活。远处有个男人带着哭腔在叫,“痛啊,痛!” 家属很不耐烦地安慰他。正当我准备闭目养神的时候,听到不远处有人喊,“医生,医生!”医生和护士冲了过去,隔壁老头的家属也冲过去凑热闹(实际上周围很多家属都去围观了,里三层外三层),过一会就听到女人的痛苦声,围观者也散了。隔壁的家属回来说,人死了,25岁的男青年,山(陕)西人。家属不允许医生宣告死亡,准备叫黑车把尸体送回老家安葬。想到我刚进来,这屋子里就多了一个死人,真的觉得有点吓人。


幸好当夜没有再死人了,就是各种活人在呻吟在吵闹。医生护士都很忙,不过态度还不错。我暗暗庆幸当年高考前改了志愿,否则现在在忙的就是我了。忙我可以忍,压力大也不是问题,况且我对生物和医学最感兴趣,可是这工作环境实在太恶劣了。上海每年财政收入那么高,估计投入到医疗上的比例很少。


就这样撑了一夜,没有观察到出血,医生就同意我回家了。但是由于食道上还有个洞,也不知道是否是穿孔,所以我必须留意自己的体温,发烧了就得回去开胸补食道。经过这一次可怕的折腾,我更感受到了健康的可贵,明天一定要去吃一斤肥肠补一补。



▼鱼刺卡喉偏方管用吗


不小心吞了鱼刺后,民间有不少急救偏方,当下,如果能确定卡在喉咙处,不妨用汤匙或牙刷柄压住患者舌头的前部分,在亮光下仔细察看舌根部、扁桃体、咽后壁等,尽可能发现异物,再用镊子或筷子夹出。


如果这招不行,千万别再喝醋吞饭什么的了,去!医!院!取出来。


去医院去医院去医院!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生命和健康真的不是儿戏,小编也遭受过鱼刺卡喉的痛苦,看来,必须来条鱼压压惊了~

另外,特别提醒,开海了,吃鱼的时候别太兴奋



烟台日报传媒集团
ytdaily

烟台最接地气的主流媒体公众号
为您提供贴心专业的服务与资讯
长按指纹可关注





举报 | 1楼 回复